kyo

想成为太太,想多读书

【白魏】失恋三十三天

深夜文字,没保障没质量……困的要死又不敢睡……码字码一半睡着醒来很容易忘灵感嘤嘤嘤……于是只能坚强的敲完!

he哦!不是be哦!

哇评论区居然都是附议加白白版……我怎么办(⊙o⊙)!

—————正文在这—————

“分手吧。”

敲下这三个字的时候,魏大勋其实是很冷静的,他早就预料到他们两个之间会走向这一种结局了。

他喜欢民谣,而白敬亭觉得民谣软绵绵的很没劲觉得Rap更刺激;他喜欢早餐吃吐司配美式咖啡,而白敬亭喜欢传统的豆浆油条;他喜欢家里整洁有秩序,东西摆放整齐,而白敬亭总是会在家里乱七八糟得放他那一堆似乎比他这个男朋友都要珍贵的球鞋……

分手的原因似乎很多,每一件都来自于他们生活中无数的琐事中产生的分歧,但其实真正的算起来也不过一个原因罢了。

他们不合适。

白敬亭不会理解魏大勋骨子里的浪漫和缠绵,他就是个大写的直男,一切都喜欢直来直往的,总是称魏大勋的纠结为“弯弯绕绕脑子里像长了条盘山公路”。

魏大勋也受够了他这种性子,直来直往简直傻爆了好吗?他经常在吵架后发现自己和对方的思维相差去十万八千里的时候翻个大大的白眼,嘟囔着“你脑子里是不是只有一根不拐弯的钢管?”,然后索性眼不见心不烦地背过身去做别的事。

其实他们心里都清楚,吵架毫无意义,吵赢了这种表面上看似自己胜利了的结局也只是让对方更加难堪罢了,即使和好了也像一根细小却坚硬的刺一样横在两人之间,谁都不敢再去触碰。

会疼。

日积月累的争吵,让明明按理说还处于热恋期内的两人气氛逐渐降至冰点,你对我冷漠我就对你无视,倔强得很。

其实就是两个人都太逞强了,不愿意做先低头的那个而已。男孩子嘛,血气方刚的,对胜负总会更注意点。

经历了半个月的冷战后,魏大勋终于忍不住了,既然没人愿意认输,那就一拍两散吧。

于是他先提出了分手。

好像也没有自己想象的那样从容啊。

魏大勋抬起左手轻轻捂了一下胸口,觉得有些闷闷的,看着眼前因为消息迟迟未回的界面变暗直至黑屏,思绪逐渐飞走。

他还没有回我,会不会,他会有一点点的后悔呢?

“叮——”

短信的提示声,是他们刚恋爱的时候为对方特别设置的。

魏大勋回过神来,有些犹豫地拿起手机,划开。他看着界面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放下早就黑屏了的手机,直接往沙发背上一靠,抬手覆在自己的眼睛上,长出一口气。

白敬亭回了,“好”。

有点解放了的感觉,但为什么,眼睛有点酸酸的呢?

失恋第一天

魏大勋如往常赶行程一样,照例掐掉五点十分的闹钟铃声,然后纹丝不动地趴在床上等待下一个五点一刻的闹铃。

在闹钟响起来的时候他意识还有点昏沉,似乎还没有回想起来这是他自己设定的闹钟,已经不再是白敬亭的准时叫起床服务了。

思考能够帮助人快速清醒。

然后他伸手按掉第二个闹铃,利落的起床,穿衣洗漱。

似乎除了免费的起床服务我还失去了一个早安吻?

满嘴泡沫刷着牙的魏大勋漫不经心地想。

“嘶——”

魏大勋皱着眉捂住下巴上刮胡子的时候因为走神不小心刮出的小口子,细密的痛唤回了他走掉的神志,他弯腰从水龙头里想要接水把下巴上的泡沫冲干净,却又被冰凉又湍急的水流呲了个透心凉。

真是诸事不顺!

魏大勋无语的眼前这一堆烂摊子,心里不禁思考难道失恋对自己的打击有这么大吗?

有些不妙啊。

但是不管再怎么影响,工作总是不能耽误的,勉强在六点之前收拾好烂摊子顺便打理了下自己后顺利出了门。

还好最近没有拍摄的任务,不然又要被贺贺揪着耳朵骂了。

魏大勋照常在楼下的咖啡店买了一杯冰美式然后配着隔壁面包店的三明治边走边吃,他并不担心会有很多人认出来,毕竟六点的路上人没有很多,而他也没有出名到那个份上。

对,没出名到白敬亭那个份上。

魏大勋自嘲地笑了下,然后使劲团了团三明治的包装纸,塞进空了的咖啡杯,然后一个三分精准投进了距离两三米处的垃圾桶,转身走远。

失恋第三天

下巴上的伤口已经结痂了,后天有一个杂志拍摄工作,应该痂会掉吧,上了妆也不会被看出来。

魏大勋埋头在剧本中忙里偷闲的想着。

他抬头看了一眼窗外,天还不算全黑,但也深沉如墨蓝,清冷的白月缀在夜幕上,并不温柔。

北京的天没有星星,外面又暗又雾蒙蒙的,街边路灯也逐渐亮起来,一个接一个的,绵延向看不到的远方,虽然光亮,但也是夜晚。

看着昏黄的街灯亮起,魏大勋这才惊觉,原来已经晚上六点了,应该吃晚饭了。

他从地板上撑起身,想要站起来,一瞬间的低血糖却让他复又跌回地面,脑子发晕,又涨,眼前黑暗一片。魏大勋习惯性的在地板上又缓了一会儿,等到眼前清明了才起身站起来,然后准备自己的晚餐。

看着空空如也的冰箱,心里那丝三天来一直想要隐藏的失落又一点点涌上心头,带起一阵心酸。

魏大勋眨眨眼,深吸一口气然后吐出来,果断的关上冰箱门然后伸手把放在冰箱顶上的方便面拿出来,又从冷藏格拿出一根肠一个蛋准备自己煮个面吃。

看着灶台蓝色的炉火不断的跳动,他笑了一下又摇了摇头,把煮好的面连着小锅端到餐桌上,也不拿碗直接就着锅吃了。

矫情什么呢?也不是没过过这种日子。

他吸溜着速食面条,品尝着一股子劣质的流水线红烧牛肉口味,拒绝承认自己想念以前的傍晚小菜。

我才不想他呢。

失恋第七天

今天是个阳光大好的晴天,适合晒被子。

难得周末没有睡懒觉的魏大勋看着被阳光普照的空荡荡的阳台,觉得上边应该要晒点东西才充实。

于是他决定来一次大扫除。

一丝不苟地带好围巾口罩头巾手套——这习惯曾经被白敬亭吐槽过“像个龟毛的处女座”,魏大勋先用抹布把房间里的东西擦一遍,他决定从客厅擦起。

茶几下怎么这么多灰?白敬亭买的鞋带为什么会塞在茶几底下?有病吧?

阳台上什么时候摆了这么多蓝花?哦对是白敬亭买的,他有病吗自己又不会侍弄?

沙发上什么时候摆了一只兔子?哦白敬亭抓娃娃带回来的,他有病吗为什么要抓一只兔子……?

……

收拾出大概十来二十件“白敬亭的”东西,魏大勋看着地上的一堆,感觉自己早起的好心情有点不太美好了,然后果断转过身不去理会他们,先清扫卧室再说。

两个枕头?收起来一个,占地方。

床头的推理书?扔掉,我又不看。

嗯?床缝里怎么夹着一枚戒指?啧,又是白敬亭的。

……

然后是卫生间。

两个牙刷,两个杯子,两条毛巾,上次他来没带走的一套睡衣,脏衣篮里的两条明显不是自己风格的花内裤……还有随手放在洗手池旁边的一管润滑剂。

……

魏大勋看着地上这一堆似小山般的白敬亭的东西,一股无力感涌上心头。他慢慢弯下腰,蹲在地上,双臂环抱住自己,把头埋进臂弯里,闭上双眼。

他有点难受。

得缓一缓。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站起来,转身去厨房橱柜里找出一个大垃圾袋,然后把这些东西一股脑的塞进去,动作很快,但是有点像逃避。

装着装着,魏大勋就发现一个垃圾袋好像不够啊。

这小崽子东西怎么这么多。

魏大勋边嘟囔着边装,手上也带着气似的用了力,从装变成了扔,扔到最后,地板上只剩下一个因体积不够大而一直被忽略掉的戒指。魏大勋眼睛也没看地板,伸手一抓却抓到了空,他半疑惑得低下头看了看,还以为自己已经装完了,才发现地上还遗漏了一只戒指。

他有点想起来了,这是他们那次去游乐园回来的路上他给白敬亭买的,那是他们刚刚确定关系,恋爱的关系。

白敬亭还笑着对他说:“这算是你给我的定情信物吗?”

他怎么回答的来着?

他回答:“是呀,你给我的呢?”

白敬亭给他的呢?

哦,白敬亭忘记了,没有买。

魏大勋眨了眨眼睛,感觉眼睛有点湿,胸口也有点闷。

伸手抹了一下眼睛,看着这枚戒指,魏大勋还是把它留下了。

好歹是自己花钱买的呢,哪怕放在角落落了灰呢?

就像自己一样。

他不要我,我自己要我自己。

然后站起身拍拍屁股,拎起装的满当当的垃圾袋就冲向楼下的垃圾桶,一点都不带犹豫的扔进去,转身,上楼。

魏大勋回到家,看着整洁的房间,这是自己熟悉的环境,没有到处乱放的物品,没有东一双西一双的鞋子,是自己的家。

自己一个人的家。

他转到厨房,打开咖啡机为自己泡一杯美式,犒劳一下自己的勤劳,准备享受接下来的没有白敬亭的生活。

我才没有难过呢。

失恋第十四天

距离上次大扫除已经过去了一周,魏大勋也逐渐适应了睡在只有一个枕头的双人床上,适应了擦脸时由于毛巾架上只有一条孤零零的蓝色脸巾而总是会触碰到旁边的金属杆,适应了在沙发上看电影时随手从手边捞过来的是沙发配套的抱枕而非那只毛茸茸一看就是抓娃娃送的大兔子……

他逐渐适应了很多事情,他正在适应自己一个人住,就像三个月前他还没进入恋爱模式的自己一样。

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从前也是这样过的。

但适应不代表习惯。

但那又怎样呢?

魏大勋觉得习惯只是时间的问题,或许还是时间太短了,如果再多给自己更长的时间,比如一个月?

我应当能习惯得更自然。

但也仍然不能避免有时候他还是会想去白敬亭,即使是在这个没有丁点他存在感的房子里,他依然在,在魏大勋心里。

魏大勋嗤笑了声。

还忘不了呢?不怪他说你心思重。

没有办法阻止自己想他,那个姓白的。魏大勋逼自己不想,但是越是提醒自己不要想他越是会冒出来,整整两天,他终于明白过来,刻意解决不了问题,然后他找到了新方法——用工作麻痹自己。

这方法挺管用的说实话,只是作为代价自己需要付出更大的精力,魏大勋却觉得挺值得。

只要我能忘掉他。

一个演员的工作其实不少,最近魏大勋又接了一部戏,他正在磨合剧本。

做批注,划重点,背台词……

从白日熬到黑天,书本上的字渐渐模糊不清了魏大勋才猛然发觉已经黑天了,站起来的时候又是熟悉的低血糖症状——眼前一黑。

好在还是习惯了。

努力工作的效果很显著,除去睡觉的六个小时,一天中魏大勋仅仅只想了白敬亭三个小时。

加油,继续保持。

魏大勋决定以后都这么干,即提升了工作效率也能让自己更快地从失恋中走出来。

他更坚信了。

我才没有那么爱他呢。

失恋第二十八天

魏大勋成功用繁重的工作把自己搞到医院了。

坐在肠胃科二诊室的小板凳上,低着头听着医生在自己耳边训斥,他默不作声,并不准备给出回应。

“饮食不规律,作息不规律,过度疲劳,睡眠不足,轻微胃炎,我说小伙子啊工作再忙也得照顾着点自己啊,你们这年轻人啊就是不爱惜自己身体,等老了总有一堆毛病找上门儿来,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

魏大勋拿着病单和药,暗自松了口气,总算熬过了,然后乖巧的向医生致谢,转身拉开门出去,忍着胃疼还不忘带上门。

魏大勋出了医院大门,看着往来的病患,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突然有一种不知去向的茫然,是对自己的未来。

我在做什么啊……

居然真的把自己搞进了医院……

就为了个白敬亭

值得吗?

他感觉到空气都变得逼仄,压的他喘不过气。

值得吗?

魏大勋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他很想对自己说不值得,可是他办不到。

他终于承认,他没办法不难受,没办法不想白敬亭,没办法……不爱他。

爱比他想象的还要浓厚。

可是没有办法,他们已经分手了,还是他自己提的。

且过活吧。

总有一天会习惯的。

魏大勋提着装着药的小塑料袋,慢慢地走回家,背影竟有些萧瑟。

失恋第三十三天

今天什么事都没有,是轻松的一天,但魏大勋竟然有些不自在。没有了繁重的工作,家里整洁不需要大扫除,游戏也失去了兴趣,更没有人要约他出去吃喝玩乐,当然,他约别人越没人应约,别人都在忙。这天对宅男们是轻松的一天,对魏大勋来说确实极其无趣的一天。

他就这么呆呆地坐在沙发上,捧着一杯咖啡看着茶几底下的那玫戒指出神。也不知过了多久,等他回过神的时候一看时间都十一点了。

也不知是个什么滋味,又从早上想了这么长时间。

魏大勋觉得自己应该是忍不住了,鼻子一酸,眼泪就这么不打招呼的落下来,他有点慌张,怎么能哭呢?

怎么能这么不争气呢?

他手忙脚乱的,两只手胡乱的在脸上抹,想把眼泪抹掉,可是眼泪还是没完没了的流下来,于是他又去揉眼睛,想把眼泪揉回去,理所当然的不管用。

他又抬眼望着天花板,努力的想把眼泪倒流回去。可似乎悲伤累积太多了,眼泪也不再听话了,他们依然没完没了地流,争先恐后地。

魏大勋就这么慌忙着,然后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方法全部失效后,掩面痛哭。

也不知哭了多久,哭到打嗝,他才哭完,攥着几张拭过鼻涕的纸巾起身去洗手间准备洗把脸。

哭完了还要继续生活呢。

“叮咚——”

魏大勋刚起身就听见门口的门铃响了,有点犹豫要不要开门,还是假装没人在家?毕竟自己不用看镜子都知道刚哭完眼睛肯定是肿得惨不忍睹。大概思考的时间有些长,那门外客似乎有些等不及了,门铃按得更加急促。

“叮咚叮咚叮咚——”

魏大勋只能去开门,这门铃声甚至把他也催促出了几分紧急,还以为是有什么要紧事。

“来了来了!”

魏大勋冲到门口,连手里的纸巾都没来得及扔就打开了门,脸上已然挂上了一副笑容。然后抬眼一看,就笑僵在了脸上。

是白敬亭。

还拖着行李箱。

胡子拉碴的。

白敬亭看着眼前眼眶红肿,眼里还有点水汽,脸上尽是斑驳的泪痕,手里还捏着一团纸巾的魏大勋,感觉自己准备好的话突然什么都说不出来口。

他们沉默着,感觉空气都凝固了,要喘不过来气那种,然后白敬亭打破了沉默。

白敬亭对魏大勋露出了一个笑,怎么说呢,魏大勋总觉得那个笑里包含了挺多东西,无奈,释然,欣喜,还有……想念。

还有爱。

然后他听到白敬亭说:“我回来了。”

就这么一句话,简简单单的一句话。

魏大勋一个没绷住眼泪刷一下又流下来了,他就这样看着白敬亭,眼泪一滴一滴的,似要砸进白敬亭心里。他哭起来不出声,就这么泪眼婆娑地看着白敬亭,眼里都是委屈。

真看得叫人心疼。

白敬亭叹了口气,伸手把眼前的人搂进自己怀里,搂的紧紧的,贴着魏大勋耳边又说了一遍。

“我回来了。”

魏大勋把头埋进白敬亭的脖子里,他们明明身高身材都相仿,但这个怀抱似乎更有安全感,他做起这个动作毫无违和感。他深吸了一口气,抬手回抱住白敬亭,两只手在背后抓紧了白敬亭的衣服,攥出一道道褶皱。

他轻笑了一声,带着点哭腔。

“欢迎回家。”

失恋三十三天,他们又相恋了,而这次的持续时间,是一辈子。

写不出文来怎么办啊啊啊啊!

急死我了!


啊啊啊宝贝麻麻爱你!

小魏和sunnee给我阳光吧

每次看到他俩的笑都是充满生气的笑

美好的笑

喜欢

这样能够闪闪发光的人


求太太接梗

求各位太太领走这个孤独的孩子吧,让它长大好不好!


根据小魏压腿来的灵感


假设花花减肥成功靠的是瑜伽,练的还挺不错的就开了个瑜伽班,然后各种在健身房寻找自己的新学员还给洗脑小广告,这天就找到正在那练块的山,说大哥我看你资质不错就是柔韧度差点要不要来我这练练瑜伽?来来来头三节课免费的不满意可以退课快来呀!


山眯眼睛瞅他半天,给花看的毛毛的甚至都想跟这大哥说再见准备再找别人了,然后就听到山说:好啊


其实山都注意他好几天了,这么好看一小帅哥,笑起来还贼可爱,特对山那口的类型,这回自个儿撞山这了,山就顺手抓住了这个机会打算攻略花


刚办起来的瑜伽班由于宣传力度不够,空旷的教室就这么两个人,山在后边看着花对着镜子做各种高难度动作,心里早就浮想联翩了,眼神也越来越深沉


花一看这人咋不好好学乱想啥呢怎么也是我第一个学生得负点责啊!就过去问山咋回事


然后就被嘿嘿嘿了—— 花开了🌸


包含了镜子part高难度姿势解锁part等


求领养!


想吃白嫩嫩像团子一样的胖勋

满脑子yellow废料


想看山花日常


山老师穿越平行世界遇到反性格花

冷花了解一下

傲娇花了解一下

然后还是觉得自己的温柔可爱热情花好哈哈哈哈哈


从现在开始我的朱砂痣变成小护士了!呜呜呜实在太好搞了和勋外卖不分上下!


性感小魏

以下均是本人既没文笔又没营养不切实际的俗气x幻想!!!慎重观看,引起不适可直接左上退出❌

 

大约是sls视角,其实我没想这么写的……无奈写着写着跑偏了。

 

文字内涵都是真心实意的,没啥文笔,所以能看的只有我想搞小魏的真心嘻嘻嘻!

 
 

走链接

石墨https://shimo.im/docs/RfZDljiAUfYW7BlL/ 《性感小魏》 ,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weibo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302456895988260